微信
欢迎来到 临澧县纪检监察网 !
您的位置: 首页 >廉洁文化>清风文苑>详细内容

一碗白米饭

来源:廉洁常德网 发布时间:2020-09-21 09:10:34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那时,农民把粮食交到城里只能走水路。每到夏收季节,几个粗壮的汉子,用一条木筏船,将弥漫稻香味、金灿灿的稻谷装进麻袋,晃悠悠驶向城里的粮站。

那年,我才6岁。我还记得,粮站的对面是一家国营饭馆。到了交公粮的日子,饭馆生意十分火爆。人来人往的饭馆大门边,有个茶摊,摊主是位白发苍苍的婆婆。我4岁就陪婆婆在这里卖茶,时不时地帮她的忙。父亲在不远处公干,说是公干,可收入根本养活不了7口之家。父亲见凉茶生意好,给婆婆说了一大堆好话,给我在旁边单独增加了一个卖茶的摊位。本来我已经到了上学年龄,可这一年提前入夏,粮食获大丰收,交公粮的自然就多了,卖茶的生意肯定也会好。父亲的算盘拨得像音乐一样好听,可父亲算计的日子,却总是青黄不接。由于没有足够的学费,我只得依了父亲,将上学的事暂缓一缓。

卖粮的大人们,打着嗝,红着脸,三三两两从饭馆走了出来,在凉茶摊前站一站,我就知道他们会买上一碗来喝。

忙活了一上午,我的肚子开始闹腾起来。父亲还在忙手里的活,没有送饭给我。按父亲定下的规矩,我不能离开茶摊。

好不容易盼着父亲来了,却是光着手。父亲说,“儿子,对你继续坚持卖茶有奖赏!”我才知道,原来他要带我下馆子。我太高兴了。由于过了饭点,饭馆的人不多,厅堂一侧,有几个交完公粮的汉子在喝酒。我跟在父亲屁股后面,走到买面签的木柜台下,静静地等父亲和柜台的人交易。

“刘师傅,面条都卖完了,面汤都没得喝了,咋不早点来?”柜台里的人说。

“哎,有事扯住了!”父亲叹了叹气,无奈地转过头。我怏怏地随他离开,就在转身的那一刻,我分明看到那张饭桌上放着一大碗白米饭,喝酒的汉子正是先前在我摊上买过凉茶的人。

“喂,小伢儿,过来过来。”他们也发现了我。

我迈着小短腿向他们靠拢。父亲上前抓住我的手,犹豫了一下,和我一起走了过去。

“孩子一定还没吃饭吧?”一个喝酒的汉子问。

“是的,刚好卖完了,连面条都没有了!”父亲不好意思地说。

“这碗饭还没动的,就留给孩子吃吧!”那人爽快地说,“莫饿到伢儿了。”

父亲推辞了几下,看着我眼巴巴的眼神,便不做声了。

“那我也免费送你们几杯凉茶喝,不然,我们是不会接受的。”我冲口说出了这句话,引得汉子们笑了起来,“好小子,就依你的!”

端着饭跑到茶摊时,我发现婆婆趴在摆凉茶的桌上睡着了,怎么也喊不醒。这么多年,我还头一次看到婆婆这样。我吓坏了。

“婆婆年纪大了,一定是饿了或是中暑了。”父亲找来一把蒲扇,与我轮流为婆婆扇风。婆婆苏醒时,她的茶摊上放着一大碗已经凉透了的白米饭。

“婆婆,您醒了,这是给您买的饭,快点吃吧。”我咽了咽口水。

“你爷俩吃过了?”婆婆问。

“放心吧,婆婆,我们早吃过了,都什么时候了。”我抿着嘴,使劲地点了点头。

许多年过去了,提起那碗白米饭,年迈的父亲总是泪水盈眶。

那碗白米饭,就像一笔财富,使我懂得了阳光、粮食以及感恩的滋味。

分享到:
【打印正文】